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277cc香港 >

全真教始祖)

发布日期:2019-09-18 17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王重阳(1112-1170年),全真道开创者,咸阳(今)人,原名中孚,字允卿

  王重阳出身于一个家业丰厚的富裕家庭。他的一生正值北宋沦亡,金人入侵,民族灾难深重的时代。青年时代,他“痛祖国之沦亡,悯民族之不振”,曾于天春年间应过文、武试,得中文、武双举人,有志于拯救民族危难。但由于南宋政权孱弱,舍弃广大北方人民不顾,苟且偏安,王重阳的抱负没有能够施展。抗金失败后,王重阳掘地穴居,称之为“活死人墓”,以方牌挂其上,书云:王害疯(自称疯子)灵位。七年后,王重阳走出活死人墓,前往山东传道,期间度化七位弟子,即道教历史上有名的“全真七子”,全真教由此大盛。

  王重阳主张三教平等,指出“儒门释户道相通,三教从来一祖风”,被尊为“北五祖”之一。

  宋宣和七年(1125年),金灭北宋,关中地区由傀儡政权刘齐管辖,王重阳应试,进入咸阳府府学,成为诸生。

  金天会十五年(1137年),金废齐;金天眷元年(1138年)举行武举,王重阳前往应试,中甲科,武举状元后改名德威,字世雄,然而并未得到重用。

  王重阳在终南甘河镇(今陕西省西安市户县甘河镇)遇到两位披发披毡,年龄样貌都极为一致之人。王重阳大感惊异,跟随他们至僻静处虔祷作礼。两人认为此子可教,遂授之以口诀。后人以其所遇之仙人为吕洞宾。

  金正隆五年(1160年)中秋,王重阳再遇仙于醴泉县(今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),留下五篇歌颂,更多>>,并要求王重阳读毕后将之火化。其后王重阳留下妻子并将女儿嫁走,于金大定元年(1161年),前往终南山南时村掘地为隧,题为“活死人墓”,开始了离家弃俗的修道生涯

  大定三年(1163年),王重阳填堵了“活死人墓”,迁居到刘蒋村结茅居,与和玉蟾及李灵阳一起同住修道。

  大定七年(1167年)四月二十六日,王重阳将刘蒋村茅庵焚毁,并向众人辞别,声言到东海“捉马”

  大定九年(1169年)四月,王重阳与马、谭、丘、郝四位弟子返回宁海军,周伯通修建了庵堂礼请王重阳居住,名曰“金莲堂”。马钰之妻孙不二(1119-1182年)在同年五月初五来到金莲堂出家,后又于八月在金莲堂成立金莲会。九月,王重阳到登州福山县(今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)立三光会,又于蓬莱(今山东省烟台市蓬莱市)组织玉华会。同月,王重阳与马、谭、丘三位弟子西至莱州(治所在今山东省莱州市),度化刘处玄入道。十月,又于掖县成立平等会。至此王重阳在山东地区短短的两年之间“普化三州,同归五会”。

  大定十年(1170年)正月初四日,王重阳自知行将羽化,召集四位弟子吩咐后事

  在王重阳逝去后,马钰、谭处端、丘处机、刘处玄四人将王重阳遗蜕暂时安葬于孟宗献花圃,回到终南山与和德瑾、李灵阳及其他王重阳的好友弟子会面,居于刘蒋庵(今陕西省户县重阳万寿宫)修治葬所。

  大定十二年(1172年),马钰、谭处端、丘处机、刘处玄将王重阳遗蜕带回关中,葬于刘蒋庵。

  元代,至元六年(1269年),元世祖忽必烈敕封王重阳为“重阳全真开化线年),元武宗进一步加封王重阳为“重阳全线]

  王重阳创立全真教,主张儒、释、道三教平等,提出“三教从来一祖风”的和谐学说。全真道内以《道德经》为主、《孝经》、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为辅,认为修道即修心,除情去欲,存思静定、心地清静便是修行的真捷径。所以,全真道不崇尚符箓,不事黄白炼丹之术。

  传统道教自南北朝寇谦之陆修静改革、整顿后,历隋唐五代宋的漫长岁月,尤其到北宋末年,已呈现不景气趋势。以符籙派为主流的道教,支派争流,一些道流徇末遗本,出现一些流弊,引起社会一些不好的舆论。作为有识之道教知识分子,不能不思其改革。

  王重阳是接受这一派的思想,以新的宗旨、修持方法对旧道教进行了大量的改革,进一步把老庄清静无为的思想贯彻到教义中。王重阳以《道德经》则尊道,主张无心忘言,柔弱清静。正心诚意,少思寡欲。注重修行,分为真功和真行。真功即内修,其修持大略以识心见性,除情去欲,忍耻含垢,苦己利人为宗。全真因内修“求返其真”,主张功行双全,以期成仙证真,所以叫“全真”。这种内修主要是修养精神,即性,也称为性功,全真教既修性,也修命。真行即外修,主张济世度人。

  《重阳立教十五论》是王重阳对全真弟子的修行规范总要,当中包括立教宗旨、入门修练准则、道士日常修习法则、内丹修炼宗旨及修道者所应达到的境界等。他在修行上主张出家投庵,发扬了道教道士出家住观的教团形式。王重阳本人在修行之初就舍弃妻女离家修行,他在度化已经成家立室的马钰、

  孙不二夫妇时亦劝导他们出家皈依。在《重阳分梨十化集》中收录了他对二人的劝说诗句,如有“若是居家常似旧,马公无分做神仙”、“马风子、辞别家乡,与风仙作伴。”、“脱家缘、故做心风。不迷假相,直认真风”等语,因此强调出家修行是全真道创立初期的一大特色。王重阳认为凡是出家的人都先须投庵。· 揭秘内蒙古桥架吊框生产耐火桥架。因为庵是房舍,乃人一身的依靠。当身体有所依仗支援,心灵便会渐得安定,气与神亦会因此和合畅顺,得以进入真道。王重阳重视群体形式的修练,他主张修道者应“合道伴”,但对道伴的条件有着明确要求:

  道人合伴本欲疾病相扶,你死我埋,我死你埋。然先择人而后合伴,不可先合伴而后择人。不可相恋,相恋则系其心;不可不恋,不恋则情相离。恋欲不恋,得其中道可矣!有三合三不合:明心、有慧、有志,此三合也。不明著外境,无智慧性愚浊,无志气干打哄,此三不合也。立身之本在丛林,全凭心志,不可顺人情,不可取相貌,唯择高明者,是上法也。

  这反映王重阳重视门人之间在修道过程中的互相扶持。而他于山东传教时在短时间内就成立了“三州五会”的地方教会,组织群众共同修练,也是他重视群体修道的具体实践。这种创立地方会社的传教模式亦被其弟子所继承,如丘处机在晚年西行会见成吉思汗后回到燕京,就在当地创立了“平等”、“长春”、“灵宝”、“长生”、“明真”、“平安”、“消灾”、“万莲”八会

  a。尽管王重阳重视群居住观的修行生活,但他也认为门人可以借着云游四方以助修道。

  王重阳重视性命之学及内丹修行,主张去除世俗欲念。他曾经对马钰说“凡人入道,必戒酒色财气、攀缘爱念、忧愁思虑,此外更无良药矣”。王重阳的诗词中有仔细陈述酒、色、财、气对修行的害处,例如在《西江月‧四害》一词中云:堪叹酒色财气,尘寰被此长迷。人人慕带似醯鸡,乱性昏神丧慧。独我摇头不管,介然甘守孤恓。粗衣粝食淡黄虀,养就胎仙既济。

  他认为酒、色、财、气会令人沉沦,丧乱失神,故在生活上的衣食亦应以简朴为主,才能在修行上取得成功。他又以诗分别论述四害如何损害人的精神及身体:

  除了戒绝酒、色、财、气外,王重阳亦教导门人要保持心中清静,过简单自然的生活,修养性命。他在《三州五会化缘榜》中教导会众:修行不要走旁门左道,饥来吃饭,睡来合眼,刻意的打坐、学道都不用,只需屏除杂念,心中清净,自自然然就是修行。

  上述的教导应该是王重阳在五会草创时对教徒的概略指点,因此劝勉他们不用急于求成,而是应该先由生活的基本做起,以清静为基础,再实践“真功真行”。后来全真道士晋真人在解释何为“真功真行”时就指出:要修得道果,必须积德行善,自然可以感动天地。除了真心实意的清修,还要济贫拔苦,救人患难,劝人向善,只有言行都先人后己,没有一点私欲,才是线]

  a。所以“真功”是指静虑心神后的内练功夫,“真行”就是指无私的助人善业,当中包括入世的救济及弘道宣教。

  王重阳在修行上十分注重性与命的修持,例如他在《重阳立教十五论》、《第十一论混性命》中提到“性者神也,命者气也。性若见命,如禽得风,飘飘轻举,省力易成。”可见他认为性与命对修行同样重要,是互相增益的。王重阳亦视内丹为通向证道的阶梯,在他关于修行主题的诗词中有大量运用内丹术语的作品。例如以下这首以《修行》为题的七言律诗:断云飞尽月光明,返照神舟傍岸行。水火相逢开正路,木金间隔定长生。黑铅赤汞分南北,白虎青龙换甲庚。依此修持真了了,空中结就玉丝棚。

  王重阳的修行思想以道教为主,但同时容纳儒、佛两教。他在对待三教的关系上持开放宽容的态度,认为三教有互相交融兼摄之处。经常被引用的七言律诗《孙公问三教》就反映出这方面的思想:“儒门释户道相通,三教从来一祖风。悟彻便令知出入,晓明应许觉宽洪。精神炁候谁能比,日月星辰自可同。达理识文清净得,晴空上面观虚空。”

  此外,金源涛在《终南山神仙重阳真人全真教祖碑》中虽然记载“真人劝人诵《般若心经》、《道德》、《清净经》及《孝经》,云可以修证。”但他亦将王重阳与佛教达摩及儒家的子思相比,视他为发扬道教义理的真人:夫三教各有至言妙理,释教得佛之心者,达么也,其教名之曰禅;儒教传孔子之家学者,子思也,其书名之曰《中庸》;道教通《五千言》之至理,不言而传,不行而至,若太上老子无为真常之道者,重阳子王真人也。其教名之曰全真,屏去幻妄,独全其线]

  而刘祖谦撰写于天兴元年(1232年)的《终南山重阳祖师仙迹记》,在文章的开首亦认为王重阳“始于业儒,其卒成道”。故当世士人亦认为王重阳是道教的代表人物。故此,若认为王重阳是“三教合一”思想的提倡者,则会模糊了他一直以来以道教为本位的宗教立场与修练方式。事实上他只是在宗教对话及交流上对儒、佛二教持开放态度,并认为在部分实践范畴中彼此有着共同的基础。

  王重阳与僧人多有交往,也常有互相之问难,因而也要作各种阐释,如《问阐道者何》。

  佛禅之理他也反复琢磨,进而归结为道,在《蓦山溪》中把佛、道二教相通的东西相提并论,但是最后还是“三清好”(仙境)、“归三岛”(蓬莱等仙岛)。做道教“神仙”强于“诸佛”。

  王重阳似乎是有意无意的针对上述朱熹对道教的批判,振兴道教,创立了全真道,保全老、庄之真,从《老》、《庄》书中寻求真理、真义,王重阳以老氏之学立教。

  其一,以老氏之学为教;其二,“三教合一”仅为其“绪余”,不是主要的。这第二方面已于上述,这里不必多说了。且阐明一下其以老氏之学为教。

  王重阳在一首《望蓬莱》的词中说:为甚得通三一法,都缘悟彻五千言。立起本根源。

  “三一”原为神名,作为道教名词之后,又有多种解释,如《玄门大论三一诀》引孟法师云:“今三一者,神、气、精;希、微、夷;虚、无、空”。并且说:“用则分三,本则常一”。然后,三神、三光、三色以及身中三宫、三田等等修炼方术的依据,都当属于三一法。所以《三一九宫法》说:“夫三一者,乃一身之灵宗,百神之命根。

  a”据此,王重阳之“得通三一法”,可以理解为他之所以通晓道教之理和法(包括修炼),其原因就在于领悟和透彻的理解了“五千言”——《老子》。王重阳一生致力于此,教人诵读《老子》,是希望恢复道教创始阶段“都习老子五千言”的状况,因为在王重阳时期大部分地区已经在元朝的统治下,独立建教已经不可能,没有提倡三教来的容易,故主张三教平等,所以他同时还叫人读《孝经》和《心经》。

  王重阳推崇《老子》,时时提及“五千言”:“五千言,二百字(按:《心经》260余字,简称“二百字”)。两般经秘隐,神仙好事。灵中省、悟彻玄机,结金丹有自。”

  “理透《阴符》三百字(按:实为380多字),搜通《道德》五千言,害风一任害风虔。”

  王重阳对《老子》恭敬、虔诚之至,所以当“迟法师注《道德经》”时,他写道:“遵隆太上五千言,大道无名妙不传,一气包含天地髓,四时斡运岁辰玄。五行方阐阴阳位,三耀初分造化奴。窈默昏冥非有说,自然秘密隐神仙。”

  在另一首《和迟法师韵》中又说:“直躬弯射有为,中水涌两相宜。通道德遵公注,意无为只自知。”

  由此不难看出,王重阳尊崇《老子》,也依靠前人和他人之注释读《老子》,但是对《老子》有自己的“意”、“悟”、“搜通”和理解,而非世人所说的与佛教相同、非道教。也正因为如此,王重阳就是王重阳,能够独守自己的家风(道家),这是难能可贵的。

  《金莲正宗仙源像传》记载王重阳有《全真前后集》、《韬光集》、《云中录》、《分梨十化说》流传于世

  王重阳被全真道视为“北五祖”之一,上承东华帝君王玄甫、正阳帝君钟离权、纯阳帝君吕喦、海蟾帝君刘操的法脉。他在世时创立了全真道,传教足迹遍及陕西、山东、河南地区。其门下弟子甚众,当中最著名的七位是马丹阳、谭处端、刘处玄、丘处机、王处一、郝大通、孙不二,后世尊称为“北七真”。王重阳被全真道北宗奉为“五祖”之一。

  《岘泉集》:所谓南北二振,其全真所宗金王重阳氏,南振财张紫阳氏。张之书多文而隐,王之书皆直而约?张氏之传必内外合而后成,王氏则修内而已矣。然其授受之奥,必学者力究焉,有非书之可尽也。

  《体真山人真诀语录》:工夫真要到疯之地步,方是大成了当。故有古来仙家装疯之王重阳称为王害疯之类。师曰:要做到地上打得滚,爬起来就吃饭,终日不知不识,混混沌沌,就到了家也。无事只学呆子,做静功,即把神放在外边,不着色身,即有益处也。

  《六研斋笔记》:重阳未化前十日,谓马丹阳曰:学道无他,在养气而已。心液下降,肾气上腾至于脾元,氤氲不散则丹聚矣,若肝与肺徃来之路也。习静至久当自知之,竹懒曰:余读数百卷丹经要语不越于此。

  《甘水仙源录》:幸锺吕而下降及近代全真之教兴,有王重阳者出,化马、谭、丘、刘於海上,相从往返束西二都,仙迹显着,而后远近。

  《天乐集》:王重阳系钟吕二祖嫡传,为北真之首,着《全真集》,以“活死人”三字为引,作诗数百首,吾抄十首,足下可细细参悟。

  王重阳逝世后归葬。“文革”时,重阳墓被掘,灵骨被抛,祖庵村民赵茂忠偷偷将灵骨捡回虔诚掩埋,并于2005年交回重阳宫。

  2009年11月18日,中国道教协会主办,陕西省道教协会、北京白云观、香港青松观、户县重阳宫承办,终南大重阳万寿宫“重阳祖师灵骨安奉大典”。世界宗教和平委员会副主席、全国政协常委、全国政协民宗委副主任、中国道教协会会长、陕西省道教协会会长、终南楼观台监院任法融大师,国家宗教局副局长齐晓飞先生,省政协副主席张伟先生以及各地全真高道,云集终南刘蒋之村,会葬祖师灵骨于白云灵祠。

  ‍“终南山下,活死人墓,神雕侠侣,绝迹江湖。”在金庸的小说《倚天屠龙记》中,黄衫女子与周芷若大战。凭着九阴白骨爪和白蟒鞭,周芷若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,但在这个十二三岁的女子面前,却丝毫发挥不了作用。黄衫女子不屑于周芷若的功法,问起姓名,留下了上面的这么一句话。这名黄衫女子就是...

  谢西蟾、刘志玄:《金莲正宗仙源像传》,〈重阳子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3册,页371c

  李道谦:《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》,卷上,〈史处厚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19册,页518c

  秦志安:《金莲正宗记》,卷二,〈重阳王真人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3册,页348c

  李道谦:《七真年谱》,收入《道藏》,第3册,页382a。今《正统道藏》所收录的《重阳全真集》只收录了金朝宁海州学正范怿德裕的序文,并无王重阳自序

  李道谦:《七真年谱》,收入《道藏》,第3册,页382b。另秦志安在《金莲正宗记》中以“般”作“搬”。秦志安:《金莲正宗记》,卷二,〈重阳王真人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3册,页349a

  谢西蟾、刘志玄:《金莲正宗仙源像传》,〈重阳子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3册,页372b。此歌亦收录于《重阳全真集》,参王重阳:〈全真堂〉,载《重阳全真集》,卷一,收入《道藏》,第25册,页697a-b

  谢西蟾、刘志玄:《金莲正宗仙源像传》,〈重阳子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3册,页372c;李道谦:《七真年谱》,收入《道藏》,第3册,页382c

  谢西蟾、刘志玄:《金莲正宗仙源像传》,〈重阳子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3册,页373a

  〈武宗皇帝加封制词〉,载谢西蟾、刘志玄:《金莲正宗仙源像传》,收入《道藏》,第3册,页366c-367b

  姬志真《重阳祖师开道碑》:“原夫至道出自先天,太上卓尔立其宗,累圣袭而张其后,灵源妙本,既发而不蒙,出楗玄关,大开而弗闭。从兹设教,代不乏人。然而顺世污隆,乘时步骤,去圣愈远,灵光不属。波澜既荡,异派争流,枝叶方联而纷华竟生。散无名之大朴,遗罔象之玄珠,忘本迷源,随声逐色。正涂壅底,道间荒凉。由是圣人复起,究天元一气之初,洪造更新,应历数万灵之会,天挺神授而力拯颓网,祖建宗承而载维新纽、弃华摭实,授溺录迷。革弊鼎新而玄关复启焉。重阳祖师乃其人也……”

  王重阳:《重阳立教十五论》,〈第一住庵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32册,页153a

  王重阳:《重阳立教十五论》,〈第六论合道伴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32册,页153c

  《重阳立教十五论·第二云游》:凡游历之道有二:一者看山水明秀,花木之红翠,或玩州府之繁华,或赏寺观之楼阁,或寻朋友以纵意,或为衣食而留心。如此之人,虽行万里之途,劳形费力,遍览天下之景,心乱气衰,此乃虚云游之人。二者参寻性命,求问妙玄。登山戏崄之高山,访明师之不倦,渡喧轰之远水,问道无厌。若一句相投,便有圆光内发,了生死之大事,作全真之丈夫。如此之人,乃线.

  王重阳:《重阳立教十五论》,〈第二云游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32册,页153a

  王重阳:〈西江月‧四害〉,载氏著《重阳全真集》,卷八,收入《道藏》,第25册,页732b

  《酒》:酒,酒。恶唇,赃口。性多昏,神不秀。损败真元,消磨眉寿。半酣愁腑肠,大醉摧心首。于己唯恣猖狂,对人更没惭忸。不如不饮永醒醒,无害无灾修九九。

  王重阳:〈酒〉,载氏著《重阳全真集》,卷一,收入《道藏》,第25册,页696c

  《色》:色,色。多祸,消福。损金精,伤玉液。摧残气神,败坏仁德。会使三田空,能令五脏惑。亡殒一性灵明,绝尽四肢筋力。不如不做永绵绵,无害无灾长得得。

  王重阳:〈气〉,载氏著《重阳全真集》,卷一,收入《道藏》,第25册,页697a

  《财》:财,财。作孽,为媒。唯买色,会招杯。更令德丧,便惹殃来。积成三界苦,难脱九幽灾。至使增家丰富,怎生得免轮回。不如不要常常乐,无害无灾每恢恢。

  《气》:气,气。伤神,损胃。聘猩狞,甚滋味。七窍仍前,二明若沸。道情勿能转,王法宁肯畏。斗胜各街偻㑩,争强转为乱费。不如不作好休休,无害无灾通贵贵。

  《三州五会化缘榜》:务要诸公认真性养真气,诸公不晓根源,尽学旁门小术,此乃是作福养身之法,并不干修性命入道之事。稍为失错,蠹乖人道。诸公如要修行,饥来吃饭,睡来合眼,也莫打坐,也莫学道。只要尘凡事屏除,只用心中清静两个字,其余都不是修行。诸公各怀聪慧,每斋场中细细省悟。庶几不流落于他门,功行乃别有线.

  王重阳:〈三州五会化缘榜〉,载氏著《重阳教化集》,卷三,收入《道藏》,第25册,页788c

  如今略说道果之因,上天只秪祐真功真行,如大善德之人,自可感动天地。经云: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若要真功者,须是澄心定意,打叠精神。无动无作,真清真净,抱元守一,存神固炁,乃真功也。若要真行,须要修行蕴德,济贫拔苦,见人患难,常怀拯救之心,或化诱善人入道修行。所为之事,先人后己,与万物无私,乃线.

  王重阳:〈修行〉,载氏著《重阳全真集》,卷一,收入《道藏》,第25册,页695c

  王重阳:〈孙公问三教〉,载氏著《重阳全真集》,卷一,收入《道藏》,第25册,页693b

  《问禅道者何》:“禅中见道总无能,道裹通禅绝爱憎。禅道两全为上士,道禅一得自真僧。道情浓处澄还净,禅味何时净复澄。咄了禅禅并道道,自然到彼便超昇。”

  王重阳:〈问禅道者何〉,载氏著《重阳全真集》,卷一,收入《道藏》,第25册,页694a

  《答战公问先释后道》:“释道从来是一家,两般形貌理无差。识心见性全真觉,知汞通铅结善芽。马子休令川拨棹,猿儿莫似浪淘沙。慧灯放出腾霄外,昭断繁云见彩霞。”

  王重阳:〈答战公问先释后道〉,载氏著《重阳全真集》,卷一,收入《道藏》,第25册,页691b

  王重阳:《重阳立教十五论》,〈第七论打坐〉,收入《道藏》,第32册,页153b

  金源涛:〈终南山神仙重阳真人全真教祖碑〉,载李道谦:《甘水仙源录》,卷一,收入《道藏》,第19册,页725a

  《全真集》卷一:禅中见道总无能,道理通禅绝爱憎。禅道两全为上士,道禅一得自真僧。道情浓处澄还净,禅味何时净复澄。咄了禅禅并道道,自然到彼便超升。

  《全真集》卷五:玉堂三老,唯识王三操。复许辨三台,更能润、三田倚靠。自然三耀,攒聚气精神,运三车,依三教,永没沉三道。须通三宝,方见三清好。真性照三峰,陡免了、三焦做造。休论三世,诸佛现前来,得三乘,游三昧,莹莹归三岛。

  陈教友《王重阳事迹汇记》引酥醪洞主之言:“重阳为老氏之学,而兼诵《孝经》、《心经》,实有得于为学日益之训。且道家采儒、墨之要,史迁固言之矣,重阳以此为学,即以此为教,此重阳之大也。彼袭其绪余,为三教合一之说,岂知重阳者哉?!”

  道藏-1689部 09藏外-186种 48-天乐集- 2-天乐集-